青海藏族男护士:“提灯女神”常见,“提灯男神”也会越来越多

发布时间:2024-05-19 04:39:21 来源: sp20240519

   中新网 西宁5月11日电 题:青海藏族男护士:“提灯女神”常见,“提灯男神”也会越来越多

  作者 陈宗淇

  “阿本,阿本,快来,30号床的老奶奶闹脾气,你快来安抚一下她的情绪……”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呼吸五病区的病房内,传来女护士的声音,而她们所唤的“阿本”,则是该科室唯一的藏族男护士——本杰加。

  “5·12”国际护士节临近,记者走进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呼吸五病区,本杰加在病房内为患者输液、留取标本并与患者沟通。

图为本杰加(右)在病房查房。陈宗淇 摄

  把患者当作家人

 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是呼吸传染病专科医院,其中,大部分住院患者系老年人。“有些患者的孩子在外工作,很少有时间陪他们,而我和这些老年患者接触比较多,在同理心的驱使下,我也会在工作中把他们当家人一样。”本杰加说。

  医院病房内,本杰加伸手轻抚患者肩膀,仔细询问患者近期症状,随后操作促痰机,为患者进行治疗。

  罗求周从青海省玉树称多县来求医,本杰加作为他的“专属”护士,他们已默契“合作”三年之久。罗求周说:“我的家人远在玉树,我一个人在医院,很多方面自己顾不过来,而本杰加就像家人,除了我的治疗护理,他还会代劳患者家属应做的事,我很感激他。”

  本杰加深知一些患者前来省会就医的不易。“经过和科室领导的沟通,我将一些牧区患者出院后需要报销医疗费用的证明材料打包,通过快递寄给他们。”本杰加说,“这就免去他们在省会和自己老家之间的来回奔波,让他们在报销医疗费用时更便利。”

  不悔成为“南丁格尔”

  本杰加少年时喜欢艺术,后来“阴差阳错”从事护理工作,他自嘲道:“我以前很调皮,学习成为我的一大问题,家人无奈只能让我到处转学,因此,我也与自己喜欢的艺术无缘。”

  高考前夕,本杰加的家人为其能有一份工作而发愁,“后来,在家人的建议下,我的高考填报志愿选择了护理专业。”本杰加说:“那时的我,只知道护士这一职业,而护理于我而言,更是陌生。”

  本杰加从事护理工作8年多,回忆起刚进医院工作时,他不由皱眉,“刚开始真的什么都不懂,后来经常出急诊救护,护理工作慢慢就熟络起来了,现在操作各种仪器也能‘手到擒来’。”本杰加如是说。

图为本杰加在护士值班室检查呼吸机。陈宗淇 摄

  “这个职业虽然辛苦,但很神圣。”本杰加回顾自己的工作时感叹,“每当我看到患者及其家属无助的眼神,那种责任感从心底发出。患者治愈出院,他们的道谢仿佛让我‘打鸡血’一般,暗自决心要把工作做好,誓要打赢‘没有硝烟的战争’。”

  当记者问起本杰加是否有缺憾时,本杰加则坚定道:“对于我的职业,我从不后悔,家人也很支持。我将秉承南丁格尔精神,为患者保驾护航。”

  沟通在医患中很重要

  护士在照顾患者过程中,除了精心护理外,还需和患者主动积极沟通,缓解患者的恐惧和焦虑。

  “患者的情绪往往能影响治疗效果。”本杰加说,很多牧区民众来此医治,语言沟通则容易成为沟通障碍,“我用藏语和病人交流,他们往往会有一种亲切感。”

  部分藏族患者需要进行微创手术,因沟通问题,他们对医生的解释,理解不是很到位,会有抗拒心理。此时,本杰加就化身医患“翻译官”,他说:“我把医生的治疗方案用藏语转述给患者及其家属,他们很容易就能理解。”

图为本杰加(左)用藏语与患者家属沟通。陈宗淇 摄

  “一个患者脾气很暴躁,不肯心平气和说话。”本杰加的同事祁英芝对记者说,“当阿本去和患者沟通后,很快就能安静下来。科室内,也只有他能和这位患者沟通。同事们都佩服阿本,甚至流传着‘有需要就找阿本,肯定能解决’的话。”

  离别之际,本杰加开玩笑道:“‘提灯女神’很常见,像我这样提灯的男神也会越来越多。”

  说完,本杰加转身进入值班室,独自吃起午饭……(完)

【编辑:付子豪】